首页 > 热点专题

中国空军拦截外机画面背后:逡巡黄海东海的“八国联军”

文章作者:来源:www.difeltro.com时间:2019-10-08



  翼下之风动漫2019.9.12我要分享

  作者

  养鸡

  转载

  砥砺前行的老编

  在中国空军9月11日发布的宣传视频中,出现了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辽东雄鹰”的歼-11B战机,对一架外形类似P-3的外军飞机进行监视的画面,以及飞行员双语喊话的片段。

  

  

  只能看出是个P-3类似物了,国籍啥的很难说,硬要说能看出涂装的话......倒是略像强敌这种上白下灰

  不过考虑到这支面向黄海的部队日常的作战任务,以及近期在黄海方向确实晃荡着来自不同国家的“P-3类似物”,那么其实它的可能来源也就那么几个。特别是加拿大国防参谋长自己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2018年10月,该国CP-140侦察机(正是加拿大版P-3)在黄海附近海域监视联合国对朝制裁执行情况时,受到了中国空军战斗机的“骚扰”。

  

  他认为,中国空军对加拿大侦察机的“挑衅行为”是一种令人不安的“行为模式”,它破坏了海上和空中的“航行自由”

  远在北美洲的加拿大,怎么就派飞机跑到黄海来了呢?在2017年9月主体进行第6次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第2375号对朝制裁决议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便长期派出舰机,以监视“违反安理会对朝禁运的货船和油轮”为理由,长期在我国专属经济区附近活动。

  

  可见海自的P-3C从海自鹿屋基地出动,而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P-3/P-8则从美军嘉手纳基地出动

  一般来说,海上巡逻机负责搜寻,之后的抵近监视任务则由军舰完成。下图反映的,是美国海军“米利厄斯”号驱逐舰(DDG-69)于今年3月底4月初在东海海域执行一次海上监视活动的情况,当时与该舰共同执行任务的还有日本海上自卫队“阿武隈”级护卫舰“神通”号(DE-230)。

  

  椭圆区域为美军及美国财政部发现及推定的海上转运区域,在一些其他情报部门绘制的转运区中,甚至把青岛外海也作为转运区的一部分

  从2018年年底开始,美海军第七舰队旗舰“蓝岭”成为协调多国海上监视活动的总部,各国舰机将搜集来的信息发给舰上情报分析小组,然后由分析员详细研究船舶所有权等细节。明显违反制裁的将上报给联合国,船东及操作员可能被列入黑名单,相应船只也将被禁止进入国际港口。

  从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多国海上力量针对这类任务的总巡航时间超过了800天,其中美国执行的任务占到一半左右,第二名才是日本人。

  

  随着前往关岛部署的美国海军“海神”高空长航时无人机的加入,空中监视效率将进一步提升

  外方舰机的这种长期活动,针对这些“不审船”只是其目的中的一部分:正如他们在南海做的那样,加拿大高官不打自招的所谓“航行自由”,正是这些贼影在我国广阔专属经济区从事情报侦察活动的挡箭牌。而这些花样翻新的舰机,也是我国海空力量上好的练兵对象。例如今年2月,美国海岸警卫队“博索夫”号大型国家安全舰驶入东海之后,中国海警即派出舰只对其抵近监视。

  甭管心里有没有鬼,明面上的活还得干。如前所述,海上自卫队通常使用地方队的“阿武隈”级护卫舰执行海上监视任务,但也有例外,例如5月13日发现并监视海上转运情况的,即为驻横须贺的海上自卫队第1护卫队群“旗风”号防空导弹驱逐舰;而在1月和3月均执行过类似任务的,则是驻佐世保的海上自卫队第1补给队“淡海”号补给舰(满排吨)。

  

  海上自卫队执行这类任务一般都是赶上啥用啥,没有一定之规,图为之前提到的“神通”号

  和其舰艇一样,海上自卫队的P-3机队,通常也只在东海附近空域执行任务。在深入黄海空域的外机中,除了美军自己之外,反而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最为“热心”,就连新西兰都出了一架P-3凑份子。除了飞机之外,澳大利亚海军还派出过“墨尔本”号护卫舰,而加拿大则先后派出了两艘“哈利法克斯”级护卫舰和一艘补给舰,算是相当下本。

  

  “墨尔本”还腆着脸参加了今年为人民海军“庆生”的海上阅兵,之后就开始从事监视活动了

  

  这些加拿大舰机,不远万里来到黄海,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精神?

  而作为老牌“搅屎棍”,英国海军从2018年5月至今,先后派出了三条护卫舰和一条登陆舰轮番上阵,在东海海域和日本海上自卫队、海上保安厅“联合执法”,虽然囿于国际公法没法上船检查,也算是过了一回世界警察的瘾。法国海军也不甘人后,派出了海外巡逻专业户“葡月”过来凑热闹。

  

  毕竟是专业殖民地炮舰出身,不赶这场面岂不是显得不够“五常”?

  然而热闹之下的效果如何,仍然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比如今年3月美国财政部发表的“有关对朝制裁劝告事项”中,列出了涉嫌违反制裁规定的34艘海外船舶名单。但外媒报道称,通过全球船舶追踪情报网MarineTraffic确认的结果显示,在这34艘船中,有一半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打开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

  

  AIS是让外部获知船舶位置的装置,国际海事组织(IMO)要求300总吨及以上的国际航行船舶必须时刻保持AIS开启状态

  尽管在2017年11月底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发射成功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2397号决议中就写明了,“我们对该国船舶为躲避安理会的制裁监管,而故意无视开启AIS的条款感到担忧,成员国应该对此加强防范”,美国甚至要求对故意关闭AIS的行为处以法律制裁,然而这事儿显然也没有执行下去。

  

  图为海自今年5月13日监视的一次转运情况,快四个月过去了,也不见他们有新情况汇报

  即使算上象征性出兵的新西兰,以及在这里头态度暧昧的韩国,美国牵头的这“八国联军”们,也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值得向联合国汇报的新发现了。然而这些在我国周边时刻不停地“跑兼职”、逡巡不去的各色舰机,仍然是我海空力量时刻需要警惕的对象。

  

  那兔原创T恤清凉上市

  在看点这里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

  养鸡

  转载

  砥砺前行的老编

  在中国空军9月11日发布的宣传视频中,出现了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辽东雄鹰”的歼-11B战机,对一架外形类似P-3的外军飞机进行监视的画面,以及飞行员双语喊话的片段。

  

  

  只能看出是个P-3类似物了,国籍啥的很难说,硬要说能看出涂装的话......倒是略像强敌这种上白下灰

  不过考虑到这支面向黄海的部队日常的作战任务,以及近期在黄海方向确实晃荡着来自不同国家的“P-3类似物”,那么其实它的可能来源也就那么几个。特别是加拿大国防参谋长自己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2018年10月,该国CP-140侦察机(正是加拿大版P-3)在黄海附近海域监视联合国对朝制裁执行情况时,受到了中国空军战斗机的“骚扰”。

  

  他认为,中国空军对加拿大侦察机的“挑衅行为”是一种令人不安的“行为模式”,它破坏了海上和空中的“航行自由”

  远在北美洲的加拿大,怎么就派飞机跑到黄海来了呢?在2017年9月主体进行第6次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第2375号对朝制裁决议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便长期派出舰机,以监视“违反安理会对朝禁运的货船和油轮”为理由,长期在我国专属经济区附近活动。

  

  可见海自的P-3C从海自鹿屋基地出动,而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P-3/P-8则从美军嘉手纳基地出动

  一般来说,海上巡逻机负责搜寻,之后的抵近监视任务则由军舰完成。下图反映的,是美国海军“米利厄斯”号驱逐舰(DDG-69)于今年3月底4月初在东海海域执行一次海上监视活动的情况,当时与该舰共同执行任务的还有日本海上自卫队“阿武隈”级护卫舰“神通”号(DE-230)。

  

  椭圆区域为美军及美国财政部发现及推定的海上转运区域,在一些其他情报部门绘制的转运区中,甚至把青岛外海也作为转运区的一部分

  从2018年年底开始,美海军第七舰队旗舰“蓝岭”成为协调多国海上监视活动的总部,各国舰机将搜集来的信息发给舰上情报分析小组,然后由分析员详细研究船舶所有权等细节。明显违反制裁的将上报给联合国,船东及操作员可能被列入黑名单,相应船只也将被禁止进入国际港口。

  从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多国海上力量针对这类任务的总巡航时间超过了800天,其中美国执行的任务占到一半左右,第二名才是日本人。

  

  随着前往关岛部署的美国海军“海神”高空长航时无人机的加入,空中监视效率将进一步提升

  外方舰机的这种长期活动,针对这些“不审船”只是其目的中的一部分:正如他们在南海做的那样,加拿大高官不打自招的所谓“航行自由”,正是这些贼影在我国广阔专属经济区从事情报侦察活动的挡箭牌。而这些花样翻新的舰机,也是我国海空力量上好的练兵对象。例如今年2月,美国海岸警卫队“博索夫”号大型国家安全舰驶入东海之后,中国海警即派出舰只对其抵近监视。

  甭管心里有没有鬼,明面上的活还得干。如前所述,海上自卫队通常使用地方队的“阿武隈”级护卫舰执行海上监视任务,但也有例外,例如5月13日发现并监视海上转运情况的,即为驻横须贺的海上自卫队第1护卫队群“旗风”号防空导弹驱逐舰;而在1月和3月均执行过类似任务的,则是驻佐世保的海上自卫队第1补给队“淡海”号补给舰(满排吨)。

  

  海上自卫队执行这类任务一般都是赶上啥用啥,没有一定之规,图为之前提到的“神通”号

  和其舰艇一样,海上自卫队的P-3机队,通常也只在东海附近空域执行任务。在深入黄海空域的外机中,除了美军自己之外,反而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最为“热心”,就连新西兰都出了一架P-3凑份子。除了飞机之外,澳大利亚海军还派出过“墨尔本”号护卫舰,而加拿大则先后派出了两艘“哈利法克斯”级护卫舰和一艘补给舰,算是相当下本。

  

  “墨尔本”还腆着脸参加了今年为人民海军“庆生”的海上阅兵,之后就开始从事监视活动了

  

  这些加拿大舰机,不远万里来到黄海,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精神?

  而作为老牌“搅屎棍”,英国海军从2018年5月至今,先后派出了三条护卫舰和一条登陆舰轮番上阵,在东海海域和日本海上自卫队、海上保安厅“联合执法”,虽然囿于国际公法没法上船检查,也算是过了一回世界警察的瘾。法国海军也不甘人后,派出了海外巡逻专业户“葡月”过来凑热闹。

  

  毕竟是专业殖民地炮舰出身,不赶这场面岂不是显得不够“五常”?

  然而热闹之下的效果如何,仍然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比如今年3月美国财政部发表的“有关对朝制裁劝告事项”中,列出了涉嫌违反制裁规定的34艘海外船舶名单。但外媒报道称,通过全球船舶追踪情报网MarineTraffic确认的结果显示,在这34艘船中,有一半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打开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

  

  AIS是让外部获知船舶位置的装置,国际海事组织(IMO)要求300总吨及以上的国际航行船舶必须时刻保持AIS开启状态

  尽管在2017年11月底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发射成功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2397号决议中就写明了,“我们对该国船舶为躲避安理会的制裁监管,而故意无视开启AIS的条款感到担忧,成员国应该对此加强防范”,美国甚至要求对故意关闭AIS的行为处以法律制裁,然而这事儿显然也没有执行下去。

  

  图为海自今年5月13日监视的一次转运情况,快四个月过去了,也不见他们有新情况汇报

  即使算上象征性出兵的新西兰,以及在这里头态度暧昧的韩国,美国牵头的这“八国联军”们,也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值得向联合国汇报的新发现了。然而这些在我国周边时刻不停地“跑兼职”、逡巡不去的各色舰机,仍然是我海空力量时刻需要警惕的对象。

  

  那兔原创T恤清凉上市

  在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