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把方言“老话”唱成歌的潮语乐队:他们的歌里,有韩江和工夫茶

文章作者:来源:www.difeltro.com时间:2019-09-25



南方新闻网2019.9.4我要分享

“风,我想打击情节,飙升,我要打击情节。”李四顺在自己的潮州故乡,喜欢叫几个兄弟,爬上潮州古城墙,唱歌到汉江。古城的千禧年文化沉淀下来,人们的智慧成为一种语言,一代又一代地传下来。

今年,许多方言乐队出现在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中,在公众中很受欢迎。刘家范乐队是广州的潮州方言乐队。乐队的创始人李四顺说,他出来后发现许多方言变得越来越虚弱。因此,他开始选择用他的母语创作。在李思顺的歌曲中,他回想起童年的回忆和朝玉,并用烟熏火成的古老俗语记录了家中发生的故事,向人们展示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他说,他想将朝语族的这些“老话”写进这首歌中,并“钓”民俗的智慧。

朝羽歌曲的首次公开演唱受到称赞和激烈

对于李四顺来说,组建超宇乐队完全是偶然的。

李四顺的全名是李哲。他的家乡在潮州市潮安区富阳镇。潮汕人民一向崇拜神灵。当村民敬拜时,他们总是呼吁“安全四顺”,他们希望将这一祈祷带到一边。我给自己起了一个艺名 Sishun。

吉他是他的玩伴,从小到大。李思顺小时候出了车祸,在家呆了两年。看到其他孩子要上学了,他们只能待在家里,他感到世界已经“放弃”了他们。

偶然的是,李思顺在电视卡拉OK台上看到了音乐会,吉他,长长的头发和摇滚乐。这场音乐会使李四顺感到“一扇门已经打开”,“看到它们不一样,我想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发光。”

洛克给了他力量,他爱上了音乐。李四顺没有系统地学习音乐,但是他喜欢唱歌,他会写一些歌词,有时甚至在半夜与他的兄弟一起唱歌。

李四顺学习时组建了四,五个乐队,但基本上都是唱英文歌或普通话。他经常写潮交歌曲,但从未演奏过。仅在朋友之间共享。

2010年,在LiveHouse(音乐现场)表演结束时,听众还没有结束,李思顺用吉他拍了首自制的Chaolang歌曲。 “现场沸腾了。”旋律反复出现,舞台下的观众开始一起唱歌。李四顺在舞台上看诗。

节奏歌曲以强烈的节奏排列。布鲁斯和夸张的潮州歌唱方法,就像在黑暗中悄悄说话,突然撕开一个洞,刺眼的光芒照进来。

李思顺首次公开演唱并受到如此评价:原始和狂野。音乐界的前辈们主动找到他,请他喝酒,并告诉他这可以做到。朝羽的歌曲可以被接受,引起共鸣,并让李四顺有信心继续创作。

“我觉得门已经打开。”李思顺写了越来越多的歌曲,《伊莎贝拉》《晚安妈妈》《刍狗之歌》.它们是部落节日的祭祀仪式,阿姨的格言和童年时期的停电。夜.

李思顺在他的家乡住了二十多年。似乎生活的每个框架都可以成为他的创作素材。

李思顺小时候听阿姨说,潮州人被外国人称为“李家范”,因此“李家范”成为乐队的名字。

我经常听到阿姨说“围裙里的三个海洋”

刘家范乐队的成员通常有自己的工作。主唱李四顺是医院会计。巴彦玩家Xiao Nan是一名通讯设计工程师。打击乐手阿岩(A Yan)是幕后策展人;贝斯手Run Run是一名在校学生。

自初中起,严就与李思顺成为乐队成员。除了李思顺,他在乐队中的演出时间最长。朝语是古汉语,有八种音调,是普通话的两倍。要不失时机地写好歌词并不容易。 Ayan感到,每次播放乐队的歌曲时,他都会上瘾。

低音润昭是乐队中最年轻的“ 95后”。他今年刚加入乐队,不仅填补了低音系的空白,而且为乐队带来了激情。润昭坚信,方言带一定有市场。

尽管乐队的成员都是兼职,但他们很认真地组织乐队,而不是玩票。

每个周末,乐队成员半天在一起练习。八月是闷热的气氛,借来的排练室没有空调,风扇不是很有用,一首歌下来了,每个人的衣服都湿了一半,音乐家们不得不准备一件额外的T恤。

乐队的成员也发生了变化。他们也很少来自潮州。播放李四顺的歌曲,他们总是可以联想到童年故乡的生活。

“穿背心,短裤,骑羊,在街上吃冰。”播放乐队的歌曲,以便打击乐音乐家A Yan永远记得沿海小镇Taste Bud的夏天。

功夫茶,潮州戏曲,潮州传统小吃……当李四顺开始写歌时,他开始在最有市场,最扎根的地方。潮汕人的生活太过充实。他们吃的东西,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信仰和他们不想要的东西都很清楚,因此可以保存很多东西。

“在树顶上的鸟儿唱歌,在溪流底部的鱼儿唱歌……”停电的夜晚特别安静,好像只有在这个时候,人们才有时间和鸟儿聊天并唱歌。《刍狗之歌》是李思顺小时候断电时的生活写照。

《晚安妈妈》李四顺写下了所有难以与母亲交谈的字眼。 “她每天都买新鲜的肉和虾来喂乌龟。它已经冬眠了四次,以为你应该懂事并长大。”李四顺离开家后,他的母亲每天都买新鲜的鱼和虾喂他的宠物龟。虽然他的语言不佳,但歌曲中记录了他母亲的爱人李四顺。

虽然歌词的内容还不错,但是在李思顺看来,这才是现实生活。

李四顺小时候,经常听前辈的故事。阿姨一家有五个姐妹。男性花了很多时间讨论生活。战争期间通讯中断。这五个姐妹用最后的华侨资金开办了烟草生意,并养活了整个家庭。

“阿姨当时说,我担心我的姐姐会被分开。三个人被缝在每个人的肚兜里,以便不时做准备。”阿姨把他们压倒了,李四顺在家有两个。

成千上万的古城,故事太多。无所不包的故乡给了李思顺一种安全感和文化上的信心。他拥有取之不尽的用料,在故乡生活了20年。他想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一个微小的时刻并保存地方的精神。

朋友和朋友“泼冷水”不能保持他的热情

在使用方言音乐将近十年之后,李思顺不得不承认这个市场很小,没有多少人喜欢听他们的歌曲。

刘家范乐队拥有微信粉丝群,目前有110人。今年6月,乐队在中山演出,现场只有30人,有200人,其中20人是当地的潮汕商会派来的。回到潮州演出时,亲戚朋友也去了现场支持,但其中很多人都面无表情。

“你不能使用这些歌曲,你不能变红。”李四顺不想出名,但他确实想要他关心的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伙伴和家人倒了很多冷水,并没有破坏他的热情。

李思顺还发现自己的坚持逐渐改变了周围的人。一开始,阿玛最反对李思顺组建乐队。他认为这就是台北拍的。后来,他看到李四顺在朝郎写了二十多首歌,并开始解释民间“老话”的意思。

李思顺说,这对他有很大帮助。他想将这些“混沌”民谣的“古老词”写进这首歌中,并“钓鱼”这些民间智慧。

当李斯顺问世时,发现许多方言变得越来越虚弱。尽管许多年轻人会说潮语,但方言和普通话混杂在一起,总让人感到咸。

为了上学,李思顺的4岁女儿从家乡回来,并带有当地口音。她甚至从茶馆叔叔那里学到了很多商业术语。李四顺感觉很好。

“方言越来越小,这些歌曲将来还可以唱歌。”李思顺想在音乐中“锁定”潮州最正宗的语言并将其写成一首歌。

“每个人都是和尚,谁是社会?” (意思是:每个人都是精英,这个社会的人将是最底层的普通人吗?)当我年轻的时候,结果有些起伏,我的祖母会大火,问李思顺的未来在哪里。但是阿姨说没关系,她总是用这句话帮助李思顺打破围墙。

今年,刘家范乐队准备签约一家唱片公司。毫不奇怪,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即将面世,乐队成员充满希望。

李思顺打算为乐队写一个简短的介绍:有些人坚持自己的祖国,有些人则将自己推向潮流。但是最后,他们知道他们永远不可能摆脱像转世一样绕着茶盘旋转的手势。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李业珍实习生李玉丽

收款报告投诉

“风,我想打击情节,飙升,我要打击情节。”李四顺在自己的潮州故乡,喜欢叫几个兄弟,爬上潮州古城墙,唱歌到汉江。古城的千禧年文化沉淀下来,人们的智慧成为一种语言,一代又一代地传下来。

今年,许多方言乐队出现在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中,在公众中很受欢迎。刘家范乐队是广州的潮州方言乐队。乐队的创始人李四顺说,他出来后发现许多方言变得越来越虚弱。因此,他开始选择用他的母语创作。在李思顺的歌曲中,他回想起童年的回忆和朝玉,并用烟熏火成的古老俗语记录了家中发生的故事,向人们展示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他说,他想将朝语族的这些“老话”写进这首歌中,并“钓”民俗的智慧。

朝羽歌曲的首次公开演唱受到称赞和激烈

对于李四顺来说,组建超宇乐队完全是偶然的。

李四顺的全名是李哲。他的家乡在潮州市潮安区富阳镇。潮汕人民一向崇拜神灵。当村民敬拜时,他们总是呼吁“安全四顺”,他们希望将这一祈祷带到一边。我给自己起了一个艺名 Sishun。

吉他是他的玩伴,从小到大。李思顺小时候出了车祸,在家呆了两年。看到其他孩子要上学了,他们只能待在家里,他感到世界已经“放弃”了他们。

偶然的是,李思顺在电视卡拉OK台上看到了音乐会,吉他,长长的头发和摇滚乐。这场音乐会使李四顺感到“一扇门已经打开”,“看到它们不一样,我想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发光。”

洛克给了他力量,他爱上了音乐。李四顺没有系统地学习音乐,但是他喜欢唱歌,他会写一些歌词,有时甚至在半夜与他的兄弟一起唱歌。

李四顺学习时组建了四,五个乐队,但基本上都是唱英文歌或普通话。他经常写潮交歌曲,但从未演奏过。仅在朋友之间共享。

2010年,在LiveHouse(音乐现场)表演结束时,听众还没有结束,李思顺用吉他拍了首自制的Chaolang歌曲。 “现场沸腾了。”旋律反复出现,舞台下的观众开始一起唱歌。李四顺在舞台上看诗。

节奏歌曲以强烈的节奏排列。布鲁斯和夸张的潮州歌唱方法,就像在黑暗中悄悄说话,突然撕开一个洞,刺眼的光芒照进来。

李思顺首次公开演唱并受到如此评价:原始和狂野。音乐界的前辈们主动找到他,请他喝酒,并告诉他这可以做到。朝羽的歌曲可以被接受,引起共鸣,并让李四顺有信心继续创作。

“我觉得门已经打开。”李思顺写了越来越多的歌曲,《伊莎贝拉》《晚安妈妈》《刍狗之歌》.它们是部落节日的祭祀仪式,阿姨的格言和童年时期的停电。夜.

李思顺在他的家乡住了二十多年。似乎生活的每个框架都可以成为他的创作素材。

李思顺小时候听阿姨说,潮州人被外国人称为“李家范”,因此“李家范”成为乐队的名字。

我经常听到阿姨说“围裙里的三个海洋”

刘家范乐队的成员通常有自己的工作。主唱李四顺是医院会计。巴彦玩家Xiao Nan是一名通讯设计工程师。打击乐手阿岩(A Yan)是幕后策展人;贝斯手Run Run是一名在校学生。

除了乐队中最长的李思顺,Ayan还是从初中和李思顺乐队开始。潮语是古老的中文,有八种音调,是普通话的两倍。在不失去潮流的情况下写歌词并不容易。对于Ayan来说,每次乐队演奏歌曲都非常有趣,这并不容易。

Bass Hand Run是“ 95后”乐队中最年轻的乐队。他今年刚加入乐队,不仅填补了乐队贝斯的空缺,而且为乐队带来了激情。润珍坚信方言带一定要有市场。

不要看乐队成员是兼职,而是他们的乐队很认真,不打票。

每个周末,乐队成员将花费半天的时间进行练习。在八月份,排练室并不热,风扇工作不大。一首歌响了,每个人的衣服都湿了一半,音乐家们不得不准备一件T恤。

乐队成员也发生了变化。难得的是他们也是潮州人。播放李思顺的歌曲,他们总能想到自己童年故乡的生活。

“穿着背心,短裤,骑着一只小羊,去街上吃冰。”演奏乐队的歌曲,使打击乐演奏家Ayan永远记得Weilei小镇的夏天。

功夫茶,潮汕戏曲,潮州传统小吃.李四顺开始写歌时,就是从最普通,最扎实的地方开始的。潮汕人的生活太过分了。吃什么,生活什么,相信什么,做什么,一切都清楚了,所以保存了很多东西。

“唱歌,唱歌想甜蜜地唱歌,唱歌到树顶听鸟叫,唱歌到河底听鱼……”停电之夜异常安静,仿佛只有这一次,人们才有时间和鸟儿说话,用溪流中的小鱼唱歌,《刍狗之歌》是李思顺写断电的一生。

《晚安妈妈》李四顺写下了所有难以与母亲交谈的字眼。 “她每天都买新鲜的肉和虾来喂乌龟。它已经冬眠了四次,以为你应该懂事并长大。”李四顺离开家后,他的母亲每天都买新鲜的鱼和虾喂他的宠物龟。虽然他的语言不佳,但歌曲中记录了他母亲的爱人李四顺。

虽然歌词的内容还不错,但是在李思顺看来,这才是现实生活。

李四顺小时候,经常听前辈的故事。阿姨一家有五个姐妹。男性花了很多时间讨论生活。战争期间通讯中断。这五个姐妹用最后的华侨资金开办了烟草生意,并养活了整个家庭。

“阿姨当时说,我担心我的姐姐会被分开。三个人被缝在每个人的肚兜里,以便不时做准备。”阿姨把他们压倒了,李四顺在家有两个。

成千上万的古城,故事太多。无所不包的故乡给了李思顺一种安全感和文化上的信心。他拥有取之不尽的用料,在故乡生活了20年。他想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一个微小的时刻并保存地方的精神。

朋友和朋友“泼冷水”不能保持他的热情

在使用方言音乐将近十年之后,李思顺不得不承认这个市场很小,没有多少人喜欢听他们的歌曲。

刘家范乐队拥有微信粉丝群,目前有110人。今年6月,乐队在中山演出,现场只有30人,有200人,其中20人是当地的潮汕商会派来的。回到潮州演出时,亲戚朋友也去了现场支持,但其中很多人都面无表情。

“你不能使用这些歌曲,你不能变红。”李四顺不想出名,但他确实想要他关心的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伙伴和家人倒了很多冷水,并没有破坏他的热情。

李思顺还发现自己的坚持逐渐改变了周围的人。一开始,阿玛最反对李思顺组建乐队。他认为这就是台北拍的。后来,他看到李四顺在朝郎写了二十多首歌,并开始解释民间“老话”的意思。

李思顺说,这对他有很大帮助。他想将这些“混沌”民谣的“古老词”写进这首歌中,并“钓鱼”这些民间智慧。

当李斯顺问世时,发现许多方言变得越来越虚弱。尽管许多年轻人会说潮语,但方言和普通话混杂在一起,总让人感到咸。

为了上学,李思顺的4岁女儿从家乡回来,并带有当地口音。她甚至从茶馆叔叔那里学到了很多商业术语。李四顺感觉很好。

“方言越来越小,这些歌曲将来还可以唱歌。”李思顺想在音乐中“锁定”潮州最正宗的语言并将其写成一首歌。

“每个人都是和尚,谁是社会?” (意思是:每个人都是精英,这个社会的人将是最底层的普通人吗?)当我年轻的时候,结果有些起伏,我的祖母会大火,问李思顺的未来在哪里。但是阿姨说没关系,她总是用这句话帮助李思顺打破围墙。

今年,刘家范乐队准备签约一家唱片公司。毫不奇怪,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即将面世,乐队成员充满希望。

李思顺打算为乐队写一个简短的介绍:有些人坚持自己的祖国,有些人则将自己推向潮流。但是最后,他们知道他们永远不可能摆脱像转世一样绕着茶盘旋转的手势。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李业珍实习生李玉丽

新濠天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