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高位通胀令餐馆老板们犯难

文章作者:来源:www.difeltro.com时间:2019-11-02



在通货膨胀压力下的生活是当前乃至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公司的基本生态。该报今天在《企业如何应对通胀压力》栏目开篇,详细介绍了许多行业公司采取的对策,如何通过扩张来抵消通胀压力,如何通过改善自身治理来节省内部成本,如何筹集资金和使用资金以及如何转型等等。我希望这些具体的描述可以为读者带来启发和参考。

通货膨胀成本压力

成本上涨导致许多餐饮公司在这座城市坐下来大喊大叫。有些人不得不变相付出代价,有些人勉强支持和消化各方的成本压力。但这显然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

张斌佳的餐厅再也受不了了。在坚持一段时间不提价之后,他开的火锅店必须找到提高价格的方法,否则将无利可图甚至亏本。他的方法无非是减少食物数量和提高价格,但这不能完全做到。

一年多以后,张斌在商丘市襄阳区更加繁荣的地区开设了一家火锅店。大约六千七百平方米,摆放了六十多张桌子。由于竞争激烈,加上即将开业,张斌决定采取低成本的低价路线吸引更多客户。

“目前,成本已经上涨太多,不可能坚持低价。”张斌确定地对记者说。

尽管我对CPI等概念了解不多,但是面对食品成本和人工成本的上涨,张斌急切地想着。

对于火锅店来说,消耗最多的是牛肉,羊肉,猪肉和蔬菜。但是这些东西是最昂贵的食物之一。以香菜为例。在张斌的火锅店里,香菜原价3元/份,大约四两。即使去年春节的蔬菜价格更高,香菜每斤也只有4元,仍然可以获利。然而,在过去的两个月左右,香菜的价格一直在飞涨。 6月份,它曾一度达到每磅八,九元人民币。 “据此计算,消除人工成本,租金等成本后,香菜成本无法收回。”

不必说羔羊的价格。据张斌介绍,与一年前刚开张时相比,羊肉每斤已经上涨了七八元。为了留住顾客,餐厅的价格不容易提升。 “如果您提高价格,他们会去其他地方吃饭……人少了,没有钱可赚。”

可以说成本和价格的上涨反映在各个方面。在过去的六个月中,从淀粉,猪肚到食用油,许多原材料增长了50%以上。

根据张斌的感受,国家统计局于6月14日公布了今年5月份的CPI数据。CPI同比增长5.5%,创下近34个月的新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食品价格上涨,达到11.7%,而非食品价格上涨仅2.9%.

生意不错,很难赚钱

与原材料成本上升相对应的另一个不可忽视的方面是人工成本的增加。

商丘市原为中原城市,人均收入较低。开业时,张斌给普通服务生的工资是每月800-900元。但是,在今年春节之后,工人的工资继续上涨,而且这个价格还没有被征用。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服务员的工资呈上升趋势:1000元/月,1200元/月,1500元/月.

“现在,平均每个服务生每月要开1800元,包括食物和食物,还必须要有佣金。”张斌说,火锅店里有十几个服务生,这个月的支出增加了一万多。元。即使这样,也很难找到满意的服务生。许多人基本上只是“短期工作”,这使其无法预测,有时会影响业务。

在局外人眼中,张斌的餐厅生意很好,而且肯定赚钱。实际上,张斌本人知道自己赚了很多钱,但是他必须要努力。

与张斌的“时尚”餐厅相比,那些以负担得起的食物为主要生存准则的餐厅对成本上涨更为敏感。

去年年底,来自河北Lu州的王平在北京昌平区的丽水桥附近开设了一家小餐馆。由于小餐馆的价格低廉,食物量大,味道也不错,很快吸引了几个街区的居民来吃饭,吸引了许多回头客,生意兴隆。

但是随着价格的上涨,王平觉得成本压力继续增加:生意依然不错,但是成本的增加逐渐侵蚀了利润。王平看着无休止的食客说:“现在价格上涨了,人们无法再吃了。对于像我这样的小餐馆,生意这么好是很好的,但是仍然很难赚钱给钱。”

王平认为,他缺钱的主要原因是最近原材料的增长。

冷冻肉从年初的10.5元(一磅),上涨到目前的15元(一磅);菠菜原价几毛钱一斤,现在涨到了6.5元。卖6元钱,还不够……”王平抱怨说,当然还有色拉油,比去年增长了近30%。

张斌和王平的餐馆似乎反映了整个餐饮业的现状。

被迫无助的行动

消费者已经注意到,餐厅的食物数量已经动了手脚,食物的数量越来越少。

对于餐馆而言,成本上涨是一个挑战,因为有必要将价格上涨的损失转嫁给消费者。这是一个难题。

张斌直言不讳,怕失去顾客,火锅店一般不愿直接提高价格,而是会通过其他方法。例如,在商店里从事活动,采取买二送一的方法,订购两份蔬菜再寄一份,再以100元的价格寄出一张20元的优惠券,一般都悄悄提价。在活动期间,客户会很便宜。活动结束后,他们将逐渐适应新的价格,价格自然会上涨。”

此外,还证实了减少食物量的做法。 “我已经在厨房打了招呼,不仅减少了餐具的数量,而且还让顾客看到。”张斌说。

张斌认为,这是一个无奈的举动。 “成本增加了,要么以服务质量为代价,要么以价格上涨为代价。毕竟,这些增加的成本最终将由消费者承担。”

但是,对于王坪的小餐馆来说,很难提高价格和减少食物数量。 “我们的酒店最初是基于负担得起的手段,已经吸引了很多回头客。一旦我们以各种方式改变了价格,我们的业务将很难开展,因此我们暂时只能持有。”

王平告诉记者,在他酒店附近,由于成本压力,一些生意不好的小餐馆关门了。 “您再也做不到,客人越来越少,您无法压低它。”

根据调查,北京许多餐饮公司目前正试图控制成本。曾在崇文区一家大饭店担任主厨的老厨师告诉记者,最近几年,他们的饭店一直在开会研究如何控制成本。 “原材料价格上涨太多,没有控制就没有利润。老板很着急。”

提价是应付成本上升的最直接方法。最近,北京的许多酒店已开始通过各种方法秘密地提高价格,例如减少食物数量,增加新菜价格,增加服务费,更改菜单等。

餐馆老板|通货膨胀